首页 > 励志 > 励志故事 >

温暖躯壳_温暖的尸体小说全集TXT

时间:2016-02-24 17:27    来源: 尚之潮    作者:刘俊羽

 


  R是一个僵尸。他没有姓名,没有记忆,没有感情冲动,然而他有梦想。在一片城市废墟里,他遇见了一个名叫茱莉的女孩,她温和、热情,就像灰暗画面中一抹亮丽的色彩——这与R以前见过的一切都截然相反。R失去常有的理性,爱上了茱莉。

 

  这是R从未体验过的经历。他不再满足于坟墓里的生活,他想再次呼吸,他想重生。茱莉希望帮助他。然而,他们必须经过一番艰难的斗争才能改变那个灰暗而腐朽的世界……

《温暖躯壳》:第一部分

  我已经死了,但死亡并不是一件坏事。我已经没有名字,我的名字可能是以“R”开头;其他的我就不记得了。毕竟,我们僵尸的生命一无所有,没有思想,没有感情,没有过去,没有未来。直到那天我看到了她……
 

  我想世界大概已经终结了。当我们漫游穿过城市时,发现城市像我们一样破败不堪:建筑都已经倒塌;生锈的汽车横七竖八,堵塞了街道;大多数玻璃已经粉碎。风从空荡荡的高层建筑吹过,发出凄凉的呜咽声——凄惨如行将就木的动物的呻吟。

 

  我已经死了。但死亡并不是一件坏事,对此我已能泰然处之。我很抱歉不能做个常规的自我介绍。我已经没有名字了,我们几乎都没有名字。就像丢车钥匙一样,我们也丢掉了我们的名字;就像忘记周年纪念一样不再记得。我的名字可能是以“R”开头的,但其他的我就不记得了。有意思的是,我活着时总是忘记别人的名字。我的朋友M说,对僵尸来说,任何事情都是有趣的,但他们却不能笑,因为他们的嘴唇都已经腐化了。这真是莫大的讽刺。

 

  我们长得说不上好看,但我的情况要好些。我的躯体还处在腐烂的早期,我只是皮肤苍白,身上有难闻的气味,眼睛下面有黑眼圈。人们看到我会误以为我是活人,只是需要休假而已。我穿着黑色休闲裤、灰衬衫,打着红领带。从这一身得体的穿着来判断,我生前可能是个商人、银行家、经纪人或者临时工。M有时会取笑我。他指着我的领带,想笑,但只是从肚子里发出沉闷的声响。M穿着一件乞丐装和一件浅白色T恤。那件T恤已经很脏了,他当初应该选一件深色的。

 

  我们喜欢拿自己的衣服开玩笑,并且猜测我们之前究竟是谁,这些衣服是我们仅有的线索。有些人的着装很随意,不像我穿的这么明显。他们穿着短裤、毛衣、便裤,所以我们也只是随便猜猜。

 

  你或许曾经是个服务员,或许是个学生。但你能听到客人召唤的铃声或校园里的铃声吗?

 

  永远不会。

 

  据我所知,没有僵尸还清晰地记得什么。我们的记忆只是对一个远去的世界的模糊、片断的印象。这些微弱的印象如同幻肢一样挥之不去。我们还能认出文明的标志——建筑、汽车——但这些于我们没有任何意义。我们没有过去,只是此刻身居于此。时光在流逝,我们各行其是,从不产生什么疑问。就像我刚刚说的,这种情况令我们感觉不错。我们看上去没有意识,其实不然。这就像齿轮,虽然锈迹斑斑,但是仍在强劲地运转,只不过轮齿被一片片磨掉,其外部运动不明显了而已。我们呻吟、号叫、耸肩、摇头,有时也蹦出几个字。这与以前也没什么不同。

 

  可令我感到悲伤的是,我们的确忘记了我们的名字。于我而言,最为可悲。我怀念我的名字,也为其他人难过,因为我爱他们,但我不知道他们是谁。

  我们几百个僵尸居住在某个大城市外一个废弃的机场里。我们并不需要保暖或遮风避雨,只是喜欢住在墙壁和屋顶下的感觉;要不然我们此刻可能正游荡在一片尘土飞扬的空地上,这将是一件异常恐怖的事情——我们四周空无一物,没有可以触摸的实体的东西,只有我们和广漠无垠的天空。我想这就是彻底死去的状态吧——绝对的、无际的空虚。

 

  我想我们在这儿已经很长时间了。我身上的肉还算健全。但有些老者已经形似骷髅,只是身上还粘连着几片干瘪的肌肉。不管怎样,肌肉还能伸缩,一直处在运动状态。我从没见过我们当中有人老死,也许我们是不死的。对于我们,未来如同过去一样是一片茫然。我似乎也不必操心现状,因为时间并不紧迫仓促。死亡让我变得从容。

 

  M找到我时我正在乘电动扶梯。它们自动运行,我每天乘坐数次,都成了习惯。机场虽然已经荒废了,但有时电力会突然运转,可能是地下室里的应急电机发出的。灯忽明忽暗,荧屏忽明忽灭,机器突然启动。我很珍惜这样的时刻——当事物获得生命的时刻。我站在攀升的台阶上,就像幽灵在升往天堂。这是儿时甜蜜的梦想,现在只不过是一阵乏味的空笑而已。

 

  在上上下下三十几次后,我升到顶部,M在等我。他身高近两米,几百斤的肌肉和脂肪搭在骨架上。胡须,秃头,已经腐烂的伤痕累累的脸——我走上楼梯顶时,他可怕的面容映入我的视野。他就是在天堂之门迎接我的天使吗?他腐烂的嘴里淌着黑色的口水。

 

  他远远地指向一个模糊的地方咕哝着:“城市。”

 

  我点点头,随他去了。

 

  我们要去寻找食物。当我们朝着城区慢慢挪动时,我们已经召集了一个猎寻队。即使没人感到饥饿,这样的行动总是很轻易就能招募到成员。我们很少出现思想一致的时候,但当这一思想形成时,我们都遵循它;否则我们只能无所事事,一天到晚呻吟号叫。多少年来,我们也确实处在这种状态。光阴就这样逝去,我们身上的肉已经渐渐萎缩,而我们仍在这里,等着它腐烂消失。我总是想知道我究竟有多大岁数。

分享

精品推荐

八卦每日问

相关搜索词 温暖的尸体 温暖躯壳

热点关注

精彩图赏

编辑精选

小尚:挑战者联盟收视惨淡原因何在
浙江卫视大型真人秀节目《挑战者联盟》于9月12日正式上线播出,根据统计,《挑战者联盟》首播收
刘亦菲被曝赴韩整容
刘亦菲被曝赴韩整容 整形证据被曝光?最近女明星整容的话题很热闹,baby甚至受不了质疑而去医院
李晨范冰冰不忘秀恩爱
  同游米兰、同回烟台、一起过情人节、情侣手机壳项链戒指T恤……不断秀恩爱。从2015年元旦持
第52届金马奖影帝影后将会齐聚
金马执委会昨日(11月16日)再宣布颁奖嘉宾,包括金马影后桂纶镁、陈湘琪,金马影帝郭富城、李康生

生活聚焦


关于我们|法律声明|免责声明|隐私条款|合作伙伴|诚聘英才|意见反馈|移动网站|联系我们

凡注明来源尚之潮网,转载务请必注明来源作者及连接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!

Copyright ©2009-2015 SHANGC,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尚之潮网-让娱乐无处不在 让时尚与众不同

浙ICP备19042698号